云同盟

高通私有化能不能成事?孙正义的野心有多大?

skxox>>ofweek>>

 高通私有化能不能成事?孙正义的野心有多大?

虽然因为特朗普政府的出手干预,让博通收购高通的举措最终搁浅,但高通并非就此高枕无忧了。事实上,近日又有传闻称,高通前任董事长保罗·雅各布(Paul Jacobs)正在预谋和软银孙正义合作,将高通私有化了。据悉,软银计划以ARM公司为依托对高通进行私有化运作,软银在2016年斥资300多亿美元将ARM收购。当今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处理器多数都采用ARM的技术架构,包括高通在内,也是如此。如果二者真的可以携手的话,那么孙正义的野心不可谓不小,对物联网、移动互联网、车联网都会带来巨大的改变。

私有化高通可不可行?

据悉,雅各布已经聘请两家银行和律师为其处理这笔交易。按照雅各布的计划,控制权仍将留在美国,从而避免博通1200亿美元洽购高通时遇到的国家安全审查。在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CFIUS)对潜在的国家安全风险表示担忧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3月封杀了博通对高通的这笔交易。

雅各布的父亲欧文(Irwin)是高通联合创始人,雅各布本人则在2005至2014年间一路晋升为CEO。此后由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出任CEO,雅各布任董事长。在雅各布今年3月表达了私有化的想法后,便被撤消了董事长的职位。高通当下最大的困难就是和苹果公司陷入了官司缠身,苹果使用了高通的核心无线技术,但认为高通收费过高。甚至制造高通是“专利流氓”,并且已经就专利侵权向其发起诉讼。高通则希望在中国禁售iPhone,还展开了其他攻势。

保罗·雅各布曾主导了同诺基亚的巨额专利战并使高通获得巨额收益;同时在08年经济危机时选择投入大量资金进行4G研发,这让高通在2010-2014年期间在4G LTE 网络上获得了丰厚回报。众所周知,ARM与高通自2G以来,便堪称黄金拍档,前者负责架构设计,后者负责以芯片为主的核心移动硬件的垄断性研发量产。目前,ARM和高通均能独立开发用于图像处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芯片。而一旦将二者的专业优势进行结合,将形成的强大竞争优势。当然,涉嫌垄断也是一大障碍需要跨越。但如果私有化投资是不是可以跨越收购的障碍,而进入到一种协同效能的关联模式?

最大的苦主或许是英特尔?

一旦软银参与私有化高通成为现实,那么,将使英特尔面临巨大的压力,因为高通和ARM技术优势的联合,将使英特尔在移动PC、物联网、汽车驾驶系统以及数据中心等关键领域,遭遇更为激烈的竞争。我们关注到,ARM和高通均正在研发新型超大规模处理器架构,以争夺英特尔占主导地位的数据中心业务的市场份额。其实在当初博通计划收购高通的运作中,市场就传闻英特尔也可能出手对博通进行收购,可见英特尔对于高通的“去留”还是非常在意的。而ARM架构的出现,对英特尔的影响更大,直接葬送了Wintel联盟的巨大价值。也直接开启了移动互联网的新时代。

高通曾推出了“始终连接(Always-Connected)”PC的概念,将移动芯片与微软的Windows 10相结合,电池续航时间更长,并且可以不间断地与互联网连接,希望借此与英特尔抗衡。ARM也一直在助力这款产品的推广和开发。而且,ARM和高通正在搭建可供物联网和边缘计算高速发展的技术和基础设施。英特尔也在利用自己的处理器,开展相同的工作。此外,ARM和高通正在开发用于自动驾驶和车载娱乐信息功能的系统,与英伟达和英特尔等公司展开竞争。

更主要的是,高通与软银投资的其他企业之间,也有潜在协同效应。优步等共享服务可以为自动驾驶和车载娱乐信息系统的整合提供帮助;波士顿动力可以将高通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用于其机器人系统的研发;移动广告和社交网络平台则可以利用高通的硬件来提升服务。如果真的可以合二为一的话,对英特尔的冲击无疑是非常巨大的,英特尔不断开创在移动互联网市场的布局,包括和苹果公司的合作,就是希望能够在这个市场继续保持着一定的话语权,而高通和ARM携手的话,那么对英特尔来说将是无法忍受的。

高通的症结会在哪里?

高通和苹果之间的纠葛无疑是困扰高通发展的一方面,但绝不是唯一的地方。其实博通既然可以通过资本市场进行邀约收购的计划,也说明高通还是有一些问题,而且高层管理也让投资人颇为不满,董事长被卸任只是一个触发点。在面向5G的发展过程中,高通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尤其是来自苹果、三星、英特尔、华为等厂商的不断逼近,都给高通带来的压力。

此外,在全球区域市场持续遭遇反垄断的调查和处罚;核心地盘正被竞品持续渗透,市占被分流(尤其英特尔基带打入苹果),高端AP出货有限都在制约着高通必须寻求突围方向。除了在专利授权方面的利润不菲之外,真正的芯片出货方面贡献的利润有限,虽然,一些压力是整个手机行业面临的压力,但高通作为供应链的高端,必须要未雨绸缪。

此外,虽然孙正义和特朗普政府的关系不错,但是因为前有博通收购的受阻,如果高通私有化可以得到孙正义软银的支持,进而出现极大的关联交易的话,那么是不是能够通过“美国政府”对于技术外流的指责依然存在,毕竟软银也不是美国的企业。如此来看,私有化高通的最大障碍或许还是来自于美国政府,而不仅仅是资金问题。

本文来源自 ofweekcom

高通,孙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