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同盟

常州到武鸣县客车查询15906160733_汽车信息

skxox>>bus>>

常州到武鸣县客车查询15906160733_汽车信息

常州到武鸣县客运-豪华卧铺,超大行礼箱,承接小件托运团体包车

咨询热线:15906160733

常州到武鸣县的客车大巴

乘车地址:新北区月星家具城正门前

↑↑↑电话咨询 预留铺位

途经:【长途问路】

发车时间:10:00 15:00

终点站:长途车站

发车时间:16:00

里程:全程高速

运行:A类车 DVD 饮水面 洗手间

承接小件托运,客到货到,安全可靠。

乘车安全须知

一、乘客必须严格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和相关管理规定,服从工作人员、司机、乘务员的安排,维护乘车秩序,保持清洁卫生,爱护公共设施,文明礼貌乘车。

二、乘车时乘客应看管好随行的未成年儿童,慎防走失、摔伤、撞伤等人身安全意外事件的发生。否则,引发后果责任自负。七岁以下儿童乘车要有成人旅客携带。

三、乘客应严格看管好各自携带的行李物品,不要占用车道、人行道、候车座位堆放行李物品,若因乘客疏忽造成行李物品的遗失、损坏、其责任自负。

四、无人照料的醉酒、精神失常、无自理能力或患有急性传染病的人员不准购票乘车。

五、乘车时要坐稳扶好,头、手及身体不得伸出窗外,不准翻越车窗,车未停稳不准上、下车,不准随意开启车门。行车中不要与驾驶员谈话及妨碍驾驶员操作。

广西新闻网记者 赵敏

隆某指着水沟边的小路说:“年轻人走在上面都有可能摔倒,更何况老人。”

沟边小路狭窄,景区提醒注意安全的牌子倒在沟边的杂草丛中。

7月4日中午,武鸣县城厢镇九里村56岁妇女蒙某在黄道山风景区登山途中,不慎摔下水沟,次日上午才被景区人员发现。这一跤,把她摔成高位截瘫。她的家人认为,景区上山的台阶未安装护栏,没有保安巡逻,缺乏警示标志,安全设施不到位,导致她摔倒;景区承包者则认为,蒙某是因突然发病才摔倒的,应当自己承担责任。

7月16日上午,记者在武鸣县人民医院外二科见到了蒙某,她大儿子隆某正帮她腿部。隆某告诉记者:“我母亲第三根颈椎严重受损,导致高位截瘫。到现在为止,费已花去两万多元了。”

隆某告诉记者,4日中午12时许,他母亲独自一人搭乘黄道山风景区公交专线车来到景区,在大门售票处买了一张门票,准备前往山上的一座庙宇。不料,她刚走过五六级台阶,就因雨天路滑不慎摔倒,滚落到山下一条干涸的水沟里,躺在里面无法动弹。

隆某说:“当时,她的意识还很清醒,不断大喊‘救命’,但因为天在下雨,没有人听到呼救声。”事发当晚,他见母亲很晚还没回家,便和亲戚们四处寻找。后来,他想起母亲平时喜欢去黄道山风景区,便于5日零时来到黄道山,可景区里连个值班的人都没有,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他只好无功而返。

据隆某介绍,5日上午7时30分,景区一名承包者打电话给他一个亲戚,称他母亲伤痕累累地躺在黄道山下一条水沟里。他立即赶过去。当时,他母亲已被抬到景区门口的一间小屋子里,一身湿漉漉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赶紧打120求救。

“景区的安全设施不到位,给游客埋下了严重的安全隐患。”隆某说,景区上山的台阶十分陡峭,铺在路面上的石块凹凸不平,极易绊倒行人;台阶两旁未安装栏杆;没有保安巡逻,也没有警示标志。

16日中午,记者爬上黄道山,发现上山的台阶并不是很陡,但台阶两旁确实没有安装护栏。路上,记者仅仅在杂草丛中发现一块倒伏的警示标志。

隆某认为,如果台阶两旁安装了护栏,他母亲肯定不会摔倒;如果景区有保安巡逻,他母亲也会早一点被发现,不至于在大雨中、在漆黑的山沟里苦熬一宿。但是,自从事故发生后,景区始终都没一个人前去医院看望他母亲,更别提承担什么费了。

“蒙某不是从上山的台阶上摔倒的,而是从沟边小路上摔倒的。”7月16日中午,黄道山风景区负责人李某对记者说,这条小路确实很窄,路面凹凸不平,他曾多次砍下树枝用来拦路,但都被人搬开;他制作的警示标志也被人毁坏,令他很无奈。

李某说,4日那天,蒙某走上这条沟边的小路时,景区人员未能发觉,否则一定会制止她的。5日上午7时许,景区一名女工在门口打扫卫生时,隐约听见痛苦的呻吟声,就循声找到了躺在水沟里身受重伤的蒙某。管理人员立即把她抬出水沟,帮她清洗伤口并拨打家属电话。他听隆某说,他母亲在家经常出现头昏症状,摔伤的几天前刚从医院出院回到家中。景区以前从未发生过有人摔倒的事故,此次是蒙某自己突然发病头昏才摔倒的,应自己承担主要责任。

李某说,他从2000年4月1日起承包黄道山景区,承包期为30年,每年交给城厢镇六联村村委3万多元。承包前,景区上下到处都是乱石;承包后,他从银行十几万元,还拿出30多万元积蓄,清走一些乱石后修建了不少基础设施。但是,每天的游客仅有十多人光顾,月收入仅1000元左右。如今,他还欠着银行一大笔。由于没有资金雇请保安,他自己既当老板又当售票员。他也曾想在上山的台阶两旁安装栏杆,但因缺乏资金只好搁浅。

对于李某的说法,隆某予以否认,他称母亲并无什么头昏疾病,发生意外前并没有住院。他通过114查询到武鸣县安监局一个科室的电话,想反映母亲受伤的情况,可多次拨打都无人接听。

16日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武鸣县安监局办公室,一名分管生产安全事故的负责人对记者说,摔伤的蒙某是一名游客,与景区不存在劳动关系,此事不属于生产安全事故,不归安监部门管。记者又来到武鸣县旅游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通过电话请示相关领导后说,黄道山景区是私人承包的,不在旅游局管辖范围内,无论是从事故的角度还是从安全设施不到位的角度出发,旅游局都管不到。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南宁市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蒋律师,他认为,此事属于一起民事纠纷。如果景区的安全设施确实不到位,那么发包方村委和承包方李某都应就此承担责任。如协商不成,伤者可向法院起诉索赔。

常州到武鸣县汽车查询

2017-12-7 17:41:28常州到武鸣县客车查询15906160733_汽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