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同盟

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放话:东北大工业转型难?我不服!

skxox>>3322>>

(央视财经《对话》)机床是工业母机,而沈阳机床集团则是中国机床工业的摇篮,这里曾诞生了共和国第一台普通车床、第一台摇臂钻床、第一台卧式镗床、第一台数控车床。 然而,这样的光景并没有持续多久,长期处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沈阳机床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走入低谷,甚至于濒于倒闭。

2002年,被称为"少帅"的关锡友被任命为沈阳机床集团总经理。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关锡友锁定了沈阳机床发展的目标,也锁定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目标--把沈阳机床带向世界第一,带向"世界领先的机床制造商"。

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放话:东北大工业转型难?我不服!

没钱没技术,非常不愿意接手沈阳机床!

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 关锡友:实际当时我非常不愿意去,我遇到两个核心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拿什么给员工开支。集团总部没有钱给员工开支。第二就是我们如何和国际强手竞争。机床是工业母机,我们敞开国门之后是面对日美德强手的竞争,什么时候能赶上人家,我作为这个集团的掌舵人,我有没有这个能力,我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计算机时代让沈阳机床迷失方向!

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 关锡友:各位知道沈阳有机床之乡的美誉。50年代的时候,沈阳的机床和日美德是同步的,也就是说在机械时代我们并不落后。然后我们什么时间落后了呢?是从1960年开始,就是计算机技术出现之后,从1960年开始一直到1995年、2000年这个时间是计算机技术在工业当中广泛应用。我们迷失了计算机时代,因此一打开国门才发现,我们的机器还是手摇的呢,老外的机子是电脑控制的,当时我们和他竞争就傻了,根本就不行。相当于一个农民骑着自行车,和人家开汽车在赛跑,这个差距是非常大的。

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放话:东北大工业转型难?我不服!

可以被学习,不能被模仿!

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 关锡友:你可以和宝马合资,你可以引进技术,我们机床行业是没有任何全国和中国合资,是不允许的,不仅不允许合资,就我们去看都不让看,我的命非常苦,只能靠自己创新。我们曾经也花过钱,以为市场可以换来技术,以为花钱可以买来技术。我说值多少钱啊,老外跟我讲,我的命值多少钱?我说这是你的命吗?你卖给我就完了?他说这就是我的智慧,这是我的生命。后来我领悟到什么叫核心技术呢?就是叫可被学习,不可以被模仿的。

看人家技术眼馋!十年磨一剑!

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 关锡友:我们曾经看人家那个机床,那个技术,那个眼馋的,东北话叫哈喇子都下来了,咋整也不行啊。后来干脆自己找,2007年开始,我傻乎乎的闯入这个行当,我以为五年咋的也够了,从2007年一晃就过了十年,十年的时间,我花了多少钱呢,花了15个亿,240万行的源代码,我们一帮中国的年轻人,2007年写到2017年。

东北大工业转型难!但是我不服!

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 关锡友:我刚才看您提网络留言说东北崛起很难,我是有两句话,第一叫误读,第二是我不服。

大家知道什么叫老工业基地?用我的话讲叫大工业,大工业转型非常艰难。装备制造业想转型升级比登天还难的原因是你要有发明家的出现。大家都知道瓦特发明蒸汽机到商业应用,用了二十年时间,乔布斯用了一生的时间只做了一个iPhone,这个转型升级非常艰难。你把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装备制造业和原材料的大工业等同于一般的加工贸易业对待,这个是误读。

东北必须抓住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契机!

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 关锡友:还有什么东西支撑一个国家的民族工业?没有东北,行不?我还是认为如何能够搞好东北老工业基地,还是技术创新,我们追根溯源还是技术落后,我们赶上了一次世界正在进行工业革命的潮流,无论是德国提出工业4.0,还是中国制造业2025,无一指向的是一个问题,就是当今的信息和通讯技术开始进入工业过程,中国尤其东北,这次工业革命的本质叫母机革命,装备制造业革命。

来源:百家号 (原标题:沈阳机床公司董事长放话:东北大工业转型难?我不服!)